hahabet网址-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:生命终不过是独自起舞

当前的位置:hahabet网址 > 励志文章 >

生命终不过是独自起舞

2021-09-03 19:22:23 作者:童铃 来源:读者·原创版 阅读:载入中…

生命终不过是独自起舞

  我家在北京远郊的怀柔区,父母都是农民。他们既不指望我考上清华北大,也不指望我升官发财,所以我小时候特别快乐,下河摸过鱼,上树摘过果子,还偷过邻居地里的萝卜。但父母也给不了我宽广的眼界,我刚到咖啡馆时,你让我出去买食材,我都快吓死了—虽说是北京人,我却连地铁都没坐过。

  外地人常羡慕北京的拆迁户,觉得那才叫“人生赢家”。我家轮不上拆迁这样的好事,所以我这辈子注定成不了“白富美”。大專毕业后,我进了一家公司当前台,老老实实挣工资。父母说女孩子不必太能干,找个稳当的工作就行,将来嫁个好人家,就什么都有了。我想,父母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呗,他们总不会坑我吧?

  我是在朋友的生日聚会上认识我前夫简华的,谈不上爱不爱,只是觉得他长得还行,眼睛很大,鼻梁很高。他主动加我微信,约我去吃饭,顺便看灯光秀。我从来没尝试过约会,很想知道恋爱的感觉,就答应了。

  我们总共见过四五次,最后一次他喝了很多酒,晕晕乎乎的,我只好送他回家。他父母在家,对我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。

  他来求婚的时候,我挺意外,也看得出来他特别勉强。他说他父母希望我们结婚。我问他是怎么想的,他说:“父母怎么说就怎么做呗。”我觉得没啥意思,就说再考虑考虑。

  没想到,我父母听说这事之后兴奋极了。简华的父亲是一家电器公司的技术总监,母亲在物业公司担任经理,他家条件比我家强太多了。我父母一致认为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我除了外形姣好之外也没别的长处,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人家?

  我当时才25岁,只知道他不爱我,我也不爱他,却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值得嫁,万一总也遇不上合适的,那是不是就不结婚了?我心里乱成一团,最后决定听父母的—他们人生经验丰富,准没错。

  人生大事一锤定音。然而,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只能用“糟心”来形容。

  公公婆婆并不喜欢我。我后来才知道,他们早就对儿子绝望了,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,天天瞎折腾。老两口盘算着儿子成家立业后可能就懂事了。我这种小门小户出来的年轻姑娘,没见过世面,对聘礼也没要求,要能给简家生个一男半女,他们就算赚到了。

  简华觉得他和我结婚只能算低就—他老婆这个位置,让我这样一个身无长物的郊区姑娘给占了,导致他没法迎娶“白富美”,所以就总是一副不甘心的样子。他嫌我脑子笨,什么都干不好;说我就是个保姆,他以前交往过的任何一个女朋友都比我强;我生完孩子后重了八九斤,他又骂我“肥婆”。

  简华心气很高,一心想挣大钱,天天嚷嚷着“工字不出头”。可生意哪儿有那么好做呢?从我俩处对象到离婚,总共4年多时间,他做过5个项目,全赔了。结婚时,公公婆婆给了我8万元聘礼和一辆车,钱早让他拿走了,车也被他卖了。

  结婚后他一分钱家用都没给过我,全家的开销就靠我每月4000多元的工资撑着。女儿出生后,一直是公公婆婆帮忙带。有一次,婆婆说我是把她当免费劳动力使唤。我不是不知道应该给他们买点儿啥,但手头就没有宽裕过。那天晚上我管简华要家用,谁知,他理直气壮地说我住的是他家的房,要不,凭我的条件,哪儿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。所以,家用他本来就不用给。

  要问婚后的感受,我觉得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:疲惫。所有人都在消耗我,没有人关注我的感受,没有人在乎我累不累、需不需要宽慰。我好像独自一个人带着很沉的行李在黑夜里走着,不知道天什么时候会亮,也不知道路的尽头在哪里,只能一直走下去。我想过离婚,但大家都劝我别胡思乱想。我妈说:“你带着个孩子,哪个男人会要你啊?”

  最终我还是决定离婚。

  那一年我女儿两岁多,该上幼儿园了。在北京,幼儿园每个月至少三四千元,我一个人无法负担。我找简华商量,这才知道他借了20多万的网贷—北京的房租和人工都太贵了,他新开的餐馆一直在赔钱。

  我呆住了,我自小到大没欠过别人一分钱。其他女孩刷信用卡购物,我花800块钱买的手机用了整整3年。在我看来,既然没本事挣大钱,就只能降低消费欲。我无法想象他每天睁开眼就债务缠身是什么感觉。早知道这样,我还不如找个和自己条件差不多的,大家省一省,幼儿园孩子总是上得起的。

  当我说出离婚这个决定的时候,我母亲的眼睛都快哭瞎了,她说离了未必过得更好。我说我不确定离了以后会怎样,但不离我肯定过不好。简华的父母因为舍不得孩子,也不同意离婚。简华更不想离,离了婚就没人负担家用、没人做家务了。

  生了女儿之后,我的心性坚定了很多。我可以忍受这烂泥一样的生活,但希望女儿上好学校,有见识,别像我这么没主见。父母主观上当然不会害我,但他们没有能力为我打算。我不怪他们,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决定。我决定听他们的话嫁给简华,我决定进入这个无爱的婚姻,所以我的责任最大。我不希望女儿也像我这么没主见。简华从来没管过她,所以我不觉得离婚后她会失去父爱,本来就没有的东西,谈不上失去。

  我找朋友们聊了离婚这事儿,他们一致认为,其他人的意见都不重要,关键在于简华,而他的需求点是钱—如果能给他一笔钱,兴许能离成。

  客观上我没钱给他,主观上我不想给,别人以为我贪图他家有两套房才和他结婚,结果什么都没得着,还得倒贴钱才能离婚,我这不成了笑话?前几次找他谈的时候,我都想着以情动人,说大家夫妻一场,又有了女儿,不如好聚好散,抚养费他愿意掏就掏点儿,不愿意掏就算了,我不会在女儿面前说他坏话的。他死活都不同意,说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称心如意。我每次都被他气得要死。

  无奈之下,我只好问他,如果我愿意给钱,他能不能同意离婚。他当时就犹豫了,看来这还真是个谈判的切入口。他本来有笔6万元的投资要进来,但打算给他投资的朋友临时变卦了,他想让我出这笔钱。我说:“我每个月挣多少钱你不知道吗?我父母更穷,一辈子的积蓄都没有6万。就算真有6万,也得给孩子留一部分,孩子马上要上学了。”我俩讨价还价,最后定为3万。

  这时候,我发现发小们都还在一起的好处,从小一块儿长大的,信任度不一样。我开口借钱,两天就凑齐了。他们还提醒我,千万别一次付清了,分几次付,以防他拿了钱就翻脸。我特别感激他们,要没有他们提醒,我多半会一次把钱全给简华。

  离婚那天,北京刮大风。很奇怪,我们领证结婚那天也刮大风,片头曲和片尾曲唱的是一个调调。那天我感觉特别轻松愉快,你说奇怪不奇怪,结婚时心情沉重,离婚时反而一身轻松。

  离婚前我没规划过后面的路要怎么走,只是觉得这场荒唐的婚姻必须结束。离婚后我反而想清楚了,路只有一條,那就是好好挣钱。

  我让母亲帮我带女儿,她骂了我半天,说我这是活该,谁让我离婚的就找谁帮忙去,她可没空。但第二天,她就让我把孩子送到怀柔去。

  我特别后悔,早知道今天这么窘迫,当初就该学一门技术,靠技术吃饭,不应该只求安逸。有句话叫“求战者安,求安者亡”,贪图安逸哪儿能有好日子过呢?以前连决定都懒得做,恨不得父母全给安排了,可最后过得不好是谁买单?自己啊。

  没技术就只能放低身段。我找了不少兼职,去家政公司干过保洁,去超市打过杂,还在我们小区的宠物会所给狗洗过澡。给狗洗澡的业务比宠物美容累得多,利润却没那么高,老板就把这块业务外包出去,他挣个差价。洗一只狗我能挣15到30元,周六周日两天下来,我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,但我喜欢干这活儿,这是我所有兼职里挣钱最多的。

  没离婚时我老失眠,离婚后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,躺下就能睡着。工资加上兼职收入,我现在每月能挣8000多块钱。我半个月才回一次怀柔,特别想女儿,但没办法,只能忍着。本来想让女儿在朝阳区上幼儿园的,但算了算成本,实在上不起,毕竟我还欠了3万块钱的债,就让她第一年在怀柔上学,那边便宜。

  离婚到现在已经4年了,债早就还清了,女儿也该上小学了。最近我在自考本科,我一直对设计很感兴趣,就选了这个专业,先学着。你看看我的手,糙得不像话,怎么保养都回不到以前的状态了。

  在咖啡馆的时候,我最怕你让我出去买东西—北京太大了,我怕走丢,安安静静地蜷在咖啡馆里最舒服,可我不知道,太舒服人就停止成长了。这几年我走的都是难走的路,可真把路走完了,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强大起来了。生命终不过是独自起舞,没有人可以代替我承受痛苦,也没有人可以代替我成长。我想,以后的日子里,再没什么能让我害怕的了。

评价:

[匿名评论]登录注册

评论加载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