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habet网址-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:柏子山计划(连载)第一章 陈得索捉“鬼”

当前的位置:hahabet网址 > 原创文章 > 原创精选 >

柏子山计划(连载)第一章 陈得索捉“鬼”

2021-09-03 20:47:34 作者:谢改成 来源:诚善自言自语推荐 阅读:载入中…

  题记

  章章“设悬”,处处“埋雷”。究竟写的是什么?故事拼接才知结果。

柏子山计划(连载)第一章 陈得索捉“鬼”

  晨雾蒙蒙,天籁传来童谣,显得诡异、苍凉——

  男童:天地沧桑,寒来暑往,春华秋实,百态炎凉。

  女童:翻开尘封的画卷,看人间万象。人变鬼,鬼变人,梦幻莫测,阴阴阳阳。

  男童:人生多歧路,路路须提防。走正道:有陷阱;上鬼路,有法网。敢问苍天去处,试问大地何方?

  女童:莫困惑,天自有公断。丑不会美,臭不会香;莫迷茫,地自有公道。是鬼,下地狱;是人,进天堂。

  男女同声:日升月落是自然,苦甜酸辣是营养,成功失败是收获,沧桑浮沉是辉煌。

  1982年盛夏,早晨。太阳像一个火球在陈家庄树梢上燃烧。从华西县城发往孔庙镇的客车正在漫滩湖大坝上疾驰。客车沿漫滩湖大坝国道由远及近。客车前靠窗,坐着一位警察,他高额头,大眼睛,鼻梁端直,面容沧桑而又冷峻、凝重……他叫陈得索,33岁,是从郑州大学法律系培训结业后,回老家陈家庄探望母亲的。陈得索瞭望漫滩湖,水势浩瀚,薄薄水雾升腾……他俯视坝外的陈家庄,房舍错落,炊烟袅袅……

  客车经过水闸楼桥上。桥与水闸楼连体,横跨湖口,湖内侧闸楼矗立,下面闸门紧闭。漫滩湖水闸楼栏杆桥上,一群上早学的小学生,叽叽喳喳地在水楼闸栏杆桥上聚集……

  汽车鸣笛。学生不理会,仍关注湖面……

  突然,一个大一点的学生惊叫一声:“鬼又露头了!”

  胆小的哭着往学校跑,胆大的仍迷惑地傻站着……

  陈得索听到学生的惊叫,好奇地站起来往外张望。他招呼司机:“停车!”客车还没有停稳,陈得索就飞身下车,向司机打招呼,“我到家了”!

  客车屁屁冒烟驶去……

  陈得索倚闸楼桥栏眺望:水静静的,朦朦胧胧。只有鱼儿在你一群,我一伙,嘴一张一合地无精打采地闲游着……

  陈得索自言自语:“哪儿有鬼呢?”

  同学们有的伸舌头挠头,有的锁眉踱步,个个不知所措…… 忽然,湖面“轰隆”一声,露头的鱼像遭霹雳一样齐钻水中,激起湖水波浪相撞,响声哗哗……

  人们屏着呼吸,全神贯注看着湖面,只见离水闸楼三十米开外的湖面上有骷髅人头露出,头顶光秃,七孔发黑,面目狰狞,摇头晃脑向人们游来……霎时,人群如炸锅,乱喊乱叫……

  陈得索迅速脱掉外衣,飞身跳进湖里……

  鬼头打着旋儿挣扎,下沉,欲逃……说时迟那时快,陈得索猛一跃身,接近“鬼头”,双手把“鬼头”抓住托出水面……

  这时从闸楼里跑出来两个一胖一瘦光着膀子的男人,胖的有30岁左右,叫吴九清,是漫滩湖派出所长。瘦的有25岁左右,叫陈明,是位民警。

  吴九清对一群小学生吼道:“小孩子,嚷嚷啥?”

  一个男生指指湖下:“那个警察叔叔捉个鬼!”

  吴九清拨开众人俯视湖面,发现陈得索举着鬼头慢慢游来,惊奇……

  陈得索上岸,左手拉,右手拽,‘鬼头’和身体分了家,现出原形——

  孩子们惊叫:“啊?是个大鲶鱼!”

  陈得索环视大家,平静道:“是的,它是个鲶鱼,鲶鱼善钻洞寻食,它头扎进人头骨时,拔不出来,从此戴了个面具,变成了‘丑鬼’。”吴九清上前拍拍陈得索的肩膀,露出飘忽不定的笑:“行啊。老同学培训刚回来就当‘钟馗’呀。”陈得索笑笑:拾起衣服,没有理睬他。吴九清不知趣:“把人头扔了吧,鱼留住吃。”

  陈得索把鲶鱼递给陈明:“鱼可以吃,但人头也不能扔。”

  吴九清困惑,瞪大眼:“为什么?你想放在家供着?”

  陈得索直视吴:“请问:死者是谁? ”

  吴九清耸耸肩,撇撇嘴。

  陈明接话:“可能是发大水,从上游冲下的。”吴九清斜了陈明一眼。

  陈得索提着‘鬼头’:“我拿平安局技术科,作解剖复面。”

  县平安局刑侦大队技术科室内。华西县平安局刑警大队队长杨抗利和陈得索都盯着‘鬼头’石膏像。

  杨抗利和陈得索年纪一般大,俩人和吴九清是高中同学。杨诧异地望着陈得索:“这‘鬼头’的鼻子和眼睛,为啥这样像你?”

  陈得索惊恐而又困惑地摸着自己的鼻子:“是的,我也感到奇怪,但更奇怪的是,你,也像我童年时认识的一个人!”

  杨抗利显出吃惊的样子:“谁?”

  陈得索:“这人也与我父亲的死有关。在没有弄清我父亲死因之前,我不能告诉你。”

  杨抗利:“这事儿玄乎了,怎么还与我有关?我问你,你父亲埋葬在哪里?”

  陈得索痛苦样子:“听我母亲说埋在孔庙镇小学后的洼地里。”

  杨抗利拍拍得索肩膀:“走,我们先让你母亲辨认,看是不是你父亲!”

  陈得索陪杨抗利回陈家庄。陈得索的母亲艾灵,是一位退休教师,年近60岁,她对镜在梳头,从镜中看到陈得索,问:“培训学习结束了?”

  “是的。”陈得索回答着,从黑皮箱里取出‘鬼头’,沉痛道:“娘,您看这是谁?”

  艾灵接过骷髅,仔细端详。突然,放声大哭起来:“国清呀,你死得冤呀!”

  陈得索也抽泣起来……

  杨抗利扶艾灵:“艾妈妈,您不要难过。国清叔不是埋在孔庙小学吗?”

  艾灵说:“这是国清到漫滩湖显灵,让得索为他报仇呀!”

  杨抗利摇摇头。陈得索也不相信:“不,我父亲可能没有埋在孔庙小学!”

  艾灵惊呆:“怎么证明?”

  陈得索果断说:“到孔庙小学挖棺验证!”

  杨抗利点头,看艾灵:“您看——?”

  艾灵:“中,我领你们去孔庙小学!”

评价:

[匿名评论]登录注册

评论加载中……